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Uber上市众生相:财富背后的狂欢与落寞

第一财经2019-05-13 20:38:17

成立9年后, Uber终于在上周五登陆纽交所,尽管最终破发,但也没有影响硅谷一夜之间又多了富豪千万。

成立10年后, Uber在上周五登陆纽交所,尽管最终破发,但也没有影响硅谷一夜之间又多了富豪千万。

这也被视为自2012年Facebook上市以来,美国最重要的上市事件,Uber近700亿的市值规模也快要赶超美国一众老牌企业。

敲钟台上下狂欢的人群,各自与这家公司有着不同的渊源:有些是传奇的硅谷故事,听来励志;有些则揭示了资本市场的残酷,惹人感伤。

昔日实习生成敲钟人

在Uber上市敲钟的历史性一刻,站在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身边的一位身穿大红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她的名字叫做Austin Geidt,是Uber的第四名员工,也是目前Uber自动驾驶部门(Uber 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的策略负责人。Uber的上市也令她的故事成为硅谷的又一传奇。

这位曾经公开自己与毒瘾作斗争的“问题少女”,直到20岁才清醒。2010年,Geidt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那一年全球经济还都深陷在金融危机后遗症的泥潭中,25岁的Geidt运气不错,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Uber。她冒昧给Uber的时任CEO、联合创始人Ryan Graves发邮件谋求职位,并最终凭借出色的自我介绍赢得了信任。此后近十年,Geidt担任过Uber的不同职务。2015年,Geidt就曾发Twitter鼓励Uber的实习生,让他们抬起头来。

2016年起,Geidt就加入Uber自动驾驶团队,自动驾驶也被视为共享出行平台是否能够实现盈利的关键技术。

Geidt在Uber的九年时间,Uber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CEO就换了三任。在经历了这些公司的阵痛和磨难期之后,Geidt还坚持留在Uber,并终于在Uber IPO上市那刻站在敲钟台上,大放异彩。

头号员工成十亿富豪

Geidt的成功激励了很多渴望成功的女性。但这也要归功于她的伯乐——Uber的第一位员工、联合创始人Ryan Graves。Uber的上市令年仅35岁的Graves财富一夜暴增至10亿美元。

十年前,Graves还是美国通用电气一名信息技术管理培训项目负责人。2010年1月5日,Graves忽然给Uber的联合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发了一条Twitter,暗示自己具有潜力加入Uber这个创业团队。就像Geidt打动了Graves那样,Graves打动了Kalanick,两个月后,他加入Uber,成为头号员工。

Graves对Uber的贡献是显而易见的。他帮助Kalanick成立起公司,由UberCab变成Uber,并且负责了2010年Uber历史上的第一笔价值125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为First Round Capital和Lowercase Capital。

2017年, Uber爆发文化危机,Kalanick被迫辞职后,Graves也在Kalanick离开两个月后宣布辞职。他承认Uber存在问题,并表示应该正视问题,努力改变。

Graves曾在一封给全体员工的信中援引孔子的理念说道:“反思是提升智慧最高贵的方法,非常幸运的是,我们重新审视自己,这也成为我们继续前进和成长的最宝贵的财富。”

离开Uber后,Graves仍是Uber董事会成员,不过他已经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Saltwater,投资项目包括一家旧金山的啤酒公司和一家从事女子健康生殖服务的公司。

离职员工也赚得第一桶金

在Uber上市后,公司员工举行了盛大的Party来庆祝这一令人激动的日子。即便是一些已经离职了的Uber员工,他们也手握大笔Uber股票,数量从几万股到数十万股不等。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有2013年加入Uber的员工,持有的Uber股份相当于Uber整体市值的万分之一,约合数百万美元。例如Uber人机交互界面(HMI)的高级设计师,持股数就多达20万股。

一位去年刚从Uber离职加入另一个硅谷创业团队的中国籍员工小沈就是Uber上市的受益者。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大约持有一万多股Uber股票。以目前Uber的股价来计算,这笔持股价值超过50万美元,而小沈2016年加入Uber时才刚从大学毕业,他所在的部门是核心计算云,作为一名普通的软件工程师,小沈承认Uber让自己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不过这笔持股要到6个月后才能解禁,小沈决定即便在解禁后,仍不会考虑卖掉,而是会长期持有Uber股份作为价值投资。“我非常看好Uber的前景。”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经历了2017年的高层动荡之后,Uber进入了改革期,变得更加成熟了。”

尽管对Uber充满信心,为了个人发展,小沈还是离开了。在他看来,Uber给员工股份非常慷慨大方,只要工作满四年就能兑现全部期权。小沈离开时工作了3年,基本兑现了3/4的股权。“Uber上市了对公司肯定是好事,但对于个人发展可能会有所限制。”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因为变成了大公司的Uber层级更多了,项目推动的流程变得更慢,面临和过去不一样的挑战了。”

在回忆起Uber最艰难的日子时,小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那时Uber每天都上负面新闻,最多的时候一周七天上头条,但我们相信公司那么大肯定能撑下去,整个部门基本上没有人离开。”

他还把Travis Kalanick与特斯拉的CEO马斯克做对比。“这两人非常像,都对未来抱有远见,希望打造伟大的公司。但两家公司风格又有不同,特斯拉还是像一家创业公司,非常扁平化,没有很多层级;不过Uber在改革之后已经朝着大公司的方向发展了。”

据小沈透露,Kalanick生性傲慢,不受司机待见,人们对他的评价也两极分化。“我个人非常敬重TK(Travis Kalanick),他没有上台敲钟,在Uber内部也引起很多议论,人们认为他的出现可能会影响公司的形象。”

缔造者VS “救世主”

在Uber上市的大好日子里,有一个人心情最为复杂,他是这一切的缔造者,但又只能做一名观众,在台下默默地看着众人狂欢。他就是Uber的联合创始人Travis Kalanick。

Kalanick持有Uber 8.6%的股份,他的身家已经达到54亿美元。不过遗憾的是,Kalanick并没有出现在敲钟台上,而是在交易大厅里与他的父亲一起默默见证。Kalanick当天还是打了一辆Uber来到纽交所。

42岁的Kalanick当天身穿蓝色衬衫和深蓝色西装,他试图被人群遮挡,避开所有的摄像机,也不愿对Uber的上市做出任何回应。尽管Kalanick也仍在Uber的董事会中,但过去两年来自投资人和董事会的压力令他不得不与这家自己亲手创造的公司划清界限。

与黯然离场的Kalanick相反,Uber上市最大的光环落在了2017年8月临危受命的Uber第三任CEO Dara Khosrowshahi头上。在接管Uber以来,Khosrowshahi展现出了一位企业领导的“铁腕”治理风格,他坚决地要让Uber与过去的文化“决裂”。

Khosrowshahi接受Uber时,公司没有CFO,没有COO和CMO,他一手组建了一个核心的领导团队。在上任伊始他就表示:“我已经做好弄脏双手的准备,会重新建立起一个Uber。这样当人们回顾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情的时候,会倍感欣慰。”

带领Uber IPO也是Khosrowshahi上任以来最大的任务。他承认,很多企业上市前的融资周期正在变得更长,因为它们即使不上市也能融到钱。不过Uber的规模已经过于庞大,足够成熟能成为一家上市公司。Khosrowshahi同时认为,把Uber与亚马逊的对比是“错的时间公平的比较”。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关键字

Uber上市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